优优色

类型:地区:发布:2020-10-01

优优色 剧情介绍

优优色正当唐炳昱沮丧时,优优意外发现当初的学姐叶海伦如今正是戴的二夫人。于是和哥哥商量后,他们决定从叶海伦身上入手。

小六子对陈少尉说猛子喝多了在喝闷酒。于是陈少尉说让小六子刺激他,优优他一定会生气动手打他,优优这样就能把他关到宪兵队。狙击排竟然骑在了宪兵队上,这次可以好好修理他了。小六子按照陈少尉说的办,优优陈少尉正要带走猛子,优优牧良逢他们来了,牧良逢说让猛子跟自己回去好好醒酒,猛子让牧良逢不要跟他说好话,牧良逢问打了谁,小六子就说打了他,于是牧良逢就又打了他一下,小六子就装病。于是陈少尉就把他俩一起抓起来了。

优优色

猛子酒醒后对牧良逢说他喝酒闹事这是他的事,优优为什么他也要陪着,优优牧良逢说小六子很欠打。于是牧良逢就对猛子说他一个人出来喝闷酒闹事欠打,他不就是因为没有抓到井一男心里憋屈慌,还把自己身上的勋章给他,说猛子就是稀罕这个,他可以送给他。猛子说当兵的都稀罕这个,牧良逢说他就不稀罕,他现在就盼望早点回家,打完仗之后他爸也能回家,一家人团聚。他还说猛子不了解他们乡下人的想法。牧良逢还说人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他把井一男当傻瓜了,这回他输了。说着猛子就要揍他,牧良逢就说他要告诉他妹。张团长给得标说牧良逢和猛子这回的事没有那么严重,优优可是得标说他们现在正处在战争的紧要时刻,优优正需要宪兵队,可是猛子和牧良逢却在这个时候闹事,他看这件事情不好办,至于关押多长时间他也不清楚。井一男对准运送西乡的兵车来抢救了西乡,优优杀了郑艇,西乡开着车车上还坐着小凤楼的二牌,他用美女贿赂了保安队,于是开着车过了路卡。

优优色

得标叫出来了牧良逢和猛子说是要送他们去军法处,优优得标说戒严时期他们喝酒闹事,优优还打了师部门口的卫兵。猛子说这件事是他一个人做的,与牧良逢无关。得标说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说着就要带走他们。张团长来了给了得标看了上峰的文件,于是得标说放人,于是他们就安全的回去了。猛子和牧良逢回到军营他们对张团长保证说他们以后再也不会惹这样的麻烦。张团长训斥完他们之后就开始说昆仑关森林里边有鬼子的一个秘密监狱,优优关押了我方许多重要的人员,优优其中有个上校叫屠由信,他父亲是个中将,委员长已经停止了他的职务以免他和鬼子勾结泄密。他还说井一男救出了西乡,西乡已经进入了关有屠由信的战俘营。

优优色

猛子说要他们把上校从战俘营救出来,优优这活不好干。张团长说好不好过由不得他们,优优他们必须抓住井一男,救出屠由信。于是给了他们照片,还说要找到去战俘营的路必须找到万老爷,可是万老爷不好对付。

将军问西乡说是谁让他杀了镇长的,优优西乡说是井一男的命令,优优他还说他认为井一男公报私仇。将军不理,给他们说昆仑关的战俘营里关着重要的战俘叫屠由信,他要用他做诱饵,到时候他们会派牧良逢他们来保护他,还说万老爷是他们的王牌。出了门井一男问西乡为什么说自己公报私仇,西乡说镇长是凌子的父亲,于是井一男就说现在将军已经对凌子很失望了,要是知道凌子的父亲是个中国人,一定会威胁到凌子的生命的,他拜托西乡能保密,于是西乡就答应了他。军统的火力不足先撤退了,优优陆伯成怕连累宋卓凝主动站了出来让日本人带走了。

彭天戈和王海回来了不知道陆伯成和宋卓凝怎么样。余鹤鸣在知道日本人抓了陆伯成后让彭天戈去杀了陆伯成,优优否则就要恢复彭天戈死囚的身份。而且用傅小刚的性命威胁他不要想跑掉。陆伯成被抓后假意投降,优优趁菊池不注意时想要杀了菊池。杜善起在菊池旁边陆伯成没能如意。菊池告诉陆伯成相信军统一定能帮他让陆伯成投降。

彭天戈到了杜善起那宋卓凝就在大门外,优优彭天戈他们商量如何救陆伯成的时候日本人又把放了。宋卓凝劝陆伯成和她走吧,优优陆伯成趁宋卓凝没注意抢了宋卓凝的枪就跑。陆伯成不想活了。陆伯成说自己有家不能回,有国不能报,唯有以死报效党国。陆伯成当着彭天戈,王海和宋卓凝的面自杀了。国民党丢失了一吨的黄金,优优日本人抢先劫到手但运输过程中又被人劫了。菊池告诉杜善起尽快找到这批黄金,李莫峰和丁云天也要找这批黄金。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